哈克奔奔

[奧尤]追蹤

因為私心實在太愛尤里了!!
不知不覺把尤里寫到失真⋯⋯⋯⋯
背景設定俄羅斯隊都集訓在一起、然後奧塔剛好也在俄羅斯訓練~

以下正文:


「尤里~~不要一直玩手機,你已經目不轉睛盯著螢幕超過40分鐘了!!」莉莉亞不甚開心的說著。

「蛤!!??才不是在玩手機呢!我是在跟朋友聊天啦~」金髮的漂亮孩子暱起了翡翠的眼睛,只看了說話者一眼就把注意力又回到螢幕上。

「小尤里~~對方似乎都沒有讀啊;你這樣不叫聊天啦!」米拉親暱的從背後抱住,瞧了一眼手機內容後,無惡意的嘲笑。

迅速的關掉螢幕,像隻被踩到尾巴的橘貓;尤里氣呼呼地轉身拍開對方的手。「別偷看我手機啦!混蛋~」

米拉無所謂的拉開距離,輕巧的在炸毛的小貓旁坐下。「我們俄羅斯的妖精在談戀愛了嗎??多麼緊迫盯人的追求啊?」

「才不是妳想的那樣!只是個普通朋友!而且我也沒有緊迫盯人好嗎!?」

「對方明明未讀,你卻不間斷地傳了40分鐘的訊息這還不叫緊迫盯人??誰會這樣對待朋友啊?」

「…………」翡翠的大眼露出不安「這樣很煩人嗎?」

「超煩人的。」

尤里驚訝地瞪大眼睛看著米拉,不自覺的握緊手機;「朋友間也會覺得這樣很煩嗎?」

「天啊~我的妖精,如果你明明不想跟我聊天、我卻這樣一直一直傳訊息給你;你不會生氣嗎?」

「我會殺掉妳。」

「哈哈哈哈~」米拉被逗樂地給了對方一個擁抱,「所以啊~親愛的妖精,緊迫盯人是情侶們的專利;只是朋友的話給她一點空間吧~~」

尤里嫌惡的掙脫紅髮女孩的親暱,內心卻感到非常恐懼。

所以奧塔別克才沒有讀訊息嗎?
因為我讓他覺得煩躁!?
因為他並不想和我聊天!?
因為我們只是普通朋友!?
所以奧塔別克不想和我繼續當朋友了!?

捉亂一頭金髮,尤里不安地咬著下唇沉思著;連身邊的友人離開都沒意識。

不行。這個需要確認一下。

尤里顫顫地打開手機、滑到最後一個界面開啟了一個程式……




五個街口的距離,大約20分鐘的步行時間。




毅然地起身,拿起掛在門口的風衣外套,頭也不回地出門。

~~~~~~~~~~~~~~~~~


在冰面上不斷滑行,即使再累也總覺得就是差了那麼一點。
奧塔別克腦中不斷浮現那人堅毅的眼神;金髮少年五年前的不服輸、五年後的更努力。自己是不是永遠都追不上那人的腳步!?
是不是會和五年前一樣,即使處在同一空間卻不在他的眼睛裡??

停在冰面的中心;累極的身體、低溫的空間,卻都無法冷卻內心的不安。

「尤里!?」

一瞬間,他以為出現了幻覺。那個腦海中的傢伙,現在正皺著漂亮的臉蛋雙手環胸的在場邊怒視著自己。

「尤里???」迅速的滑至場邊,語氣完全不可置信。

「蛤?怎麼?難道我長得很像你等的誰嗎?」明明是漂亮到過分的臉蛋,卻配著嫌惡的表情和氣呼呼的語氣。

奧塔別克輕笑出聲,「是真的很像。」拿起邊牆上的刀套,熟練地套上、移動到場外。完蛋了,自己一定病入膏肓;才會覺得這傢伙連生氣的臉也好可愛。

「…………..」

「怎麼了?尤里?為什麼不說話?」

「所以你不讀我的訊息?」

「呃?你說手機嗎?」奧塔別克納悶著,「我應該是放在休息室了。」自己練習的時候並沒有帶著手機的習慣。

「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?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一直傳訊息給你,你是不是不喜歡?」翡翠的大眼滲出眼淚。

奧塔別克被對方的淚水驚慌的不知所措;「我沒有這樣覺得,只是剛好沒帶手機而已~你是怎麼了?」想伸手擦掉讓他心煩的淚滴,但隨即意識到自己渾身汗水;只能讓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。

「米拉說,朋友之間不會這樣聯絡的、只有情侶才會;所以我怕你覺得我很煩、會不會不想繼續和我當朋友了??」邊哭邊說。

看著哭的淒慘的尤里,奧塔別克卻忍不住嘴角上揚;對自已已經攻入天使心防的事實感到雀躍。

看來,不安的不是只有自己。

微微彎腰,讓對方翡翠的綠眸直直地看向眼裡。

「那麼。尤里是想和我成為情侶嗎?還是不想?」

金髮的天使愣了一下,看著閃著笑意的男子忽然間感到一陣暖意;剛剛的擔心瞬間消失。

「你…你不要每次都把問題丟回給我!!」惱羞成怒的怒罵。

「那如果是尤里的話會怎麼說呢?」

尤里瞪圓了綠眼,狠狠的看著奧塔別克;然後用力地拉下對方領口縮近彼此的距離…

「你給我當我的男朋友啊!!混蛋!!!」

放大笑意,奧塔別克順勢接過對方靠過來的接近。

「我的榮幸,陛下。」吻上對方的同時,奧塔別克真心高興自己有專心練習不帶手機的好習慣。


~~~~~~~~~~~~~~~~~

PS.
「對了,我有跟你說過我在這裡練習嗎?」

被吻的頭昏腦脹的天使,正賴在英雄懷裡享受溫存;乍聽到對方問題後整個人抖了好大一下。

「尤里?」

「呃…那個…我…不是故意的…只是…」

「?」

「你不要生氣啦~是我不好…」

「我沒有生氣。」他怎麼可能對他生氣?

「上次…我們不是去吃飯嗎?」確認對方沒有殺意後,才繼續…「你中間去洗手間的時候,不是把手機放在位置上嗎?」

「我記得。」剛交換了聯絡方式,他正放心對方跑不掉的那次。

「我…一直對手機的一項功能很感興趣…」

「追蹤朋友?」

被一語道破的羞恥感讓尤里的臉更是紅上加紅。

「對不起啦~~我知道這樣很過分,但我一直沒有可以追蹤的對象…我…馬上就解除追蹤啦~~~」

「不要。」

「呃???」

「追蹤是互相的,以後我會隨時追蹤你;你逃不掉的。」

永遠。


~~~~~~~~~~~~~~

我知道我把尤里描述的過於孩子氣了⋯
但我腦子裏認定這隻野貓在奧塔面前就是會像真正的孩子一樣撒嬌⋯


雖然寫得亂七八糟,但總算是交代了自己對這兩個小子的溺愛啊⋯⋯